夏日杅安

叶左only。
其他cp看心情,极度心血来潮。
大写加粗的叶粉。
不太值得关注。

【叶周】Infinity

叶周 Infinity

*可能有点甜过头的小周

*怎么写的,瞎几把写


轮回训练室里没有开灯,四下空寂,只有一台电脑还亮着光。周泽楷的双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着,眉头微微蹙气,嘴角抿出一个小小的弧度。他的五官在不见岁月痕迹的脸上投下小片阴影,一双眼睛熠熠生辉。

屏幕上的战法血条只剩薄薄一层,一枪穿云卡着一个巧妙走位与对方拉开距离,对面的战法步步紧逼穷追不舍,周泽楷凭借血条优势小吃了一把伤害,趁着对面的收招僵直手速瞬间爆发出一个高潮,毫不犹豫的放出一个巴雷特狙击轰干净对面的血条。

金色的“荣耀”二字在屏幕上出现,游戏里一枪穿云仍是一袭风衣,冷峻的面容一如往昔。周泽楷难得的涌上了疲惫与不舍。他向后一瘫,靠着舒适的椅背捏着有些酸痛的手指,样子竟有些像屏幕对面的某人。


“啧,最后两秒这么拼?”懒洋洋的声音伴着极细碎的电流杂声传来,周泽楷在脑海里勾勒着对方此时应该与自己相差无几的样子,弯了弯唇角。

“一枪穿云,最后一把了。打的很畅快。”

“待会就要去发布会了吧,心情怎么样?”

“舍不得,又轻松。”

那边笑了笑,鼻腔带起的气音穿过耳麦,好像直接打在周泽楷的耳廓上。

他突然有点脸红。


“那……什么时候来B市定居?”



周泽楷拖着大号行李箱全副武装的在B市机场拦了辆出租车,报了目的地后拿出手机给叶修发了条短信。

不太凑巧,车载广播正在播送周泽楷退役的消息。

“前日,有着枪王称号的周泽楷选手在轮回俱乐部的官方发布会上宣布退役。荣耀职业联赛第五赛季周泽楷出道,第十五赛季退役,在荣耀的赛场上留下了传奇的十年……据消息称,周泽楷本人并无在轮回留任其他职位的意愿……”


直到门铃响起来的时候叶修还在刮胡子。

你不能指望一个宅男在休息日会多注意自己的形象,背心裤衩人字拖是正常情况下的标准配置,胡茬不到星期一的早上绝不会轻易消失。然而如果他一旦开始把自己收拾的人模狗样的,这对于叶修来说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对象来了。

叶修随便冲了脸上的泡沫也顾不得检查,抹了把脸三步并两步的去玄关开门。周泽楷看见下巴上还挂着水珠的叶修有点想笑,但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眼前的人一把抱在了怀里。周泽楷想说前辈你好急啊,可是自己对这个久违的怀抱也毫无抵抗力。他松开拉着行李箱拉杆的手,紧紧的回抱着叶修,然后蹦出了几个字。

他说:

“好想你,叶修。”

叶修回答他:“欢迎回家啊小周。”

两人终究是没在门口站太久。周泽楷进门后把行李箱往客厅一放并不急着收拾,人倒是先瘫在了沙发上。叶修看他这样直想笑,倒了杯水递给周泽楷,然后凑到他旁边。周泽楷却没喝水,手里拿着玻璃杯放在腿上,继而转过脸安安静静的看着叶修。

叶修被周泽楷这样的眼神盯着看心里觉得有点不妙。他们坐的很近,周泽楷一转过来就变得更近了,稍微动一动就可以吻到对方的唇。周泽楷眼睛亮亮的看着叶修,按捺着没有动作。叶修啧了一声,微微后退拉开一些距离,夺回周泽楷手里的玻璃杯给自己灌了口水后直接的吻了上去。周泽楷很配合的张开嘴任叶修予取予求,模样乖的很。叶修顺手把玻璃杯放在茶几上,搂着周泽楷吻的动情。

分开的时候周泽楷的脸红的不行。他的眼半阖着,嘴唇水润润的,叶修看着这样的周泽楷,突然笑了笑。

周泽楷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叶修揉了揉他的脑袋,说我突然想起来咱俩第一次接吻的时候……话没说完,周泽楷一下子捂住了他的嘴。


那还是首届世邀赛的时候的事情。

叶修和周泽楷在第十赛季兴欣夺冠的那个晚上真正戳破的窗户纸正式在一起的。之后叶修又因为家里的缘故退役接着马不停蹄的赶回了B市。两人还没开始热恋就过上了分隔两地的生活,又恰好都忙的每天只能在QQ上聊几句聊表思念。

所以周泽楷在知道世邀赛的消息之后,他又开心又有点难过。开心的理由自然是不必说,拥有这个机会还不欢欣雀跃的职业选手在联盟里想必是不存在的。难过的理由说出来就是是周泽楷的私心了——叶修退役了,那么叶修不会出现在国家队的队伍之中。他们就没有机会一起并肩作战,一起看看荣耀最巅峰的风景。

叶修倒是让周泽楷放宽心。

所以、但是,总之——集合那天在叶修推门进去的一瞬间,周泽楷还是有一种仿佛梦中的感觉。

叶修冲他心照不宣的笑,眼神里透露出几分小得意来。

周泽楷霎时如同被施了定身术,除了站在那里,除了看着叶修再做不了其他的事情。旁边的孙翔念叨个不停,周泽楷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

他的脑子里只有鼓擂般的心跳声。

纵然如何心潮澎湃,也只等会议解散之后他俩才有机会单独相处。

其他人都去了集训的宿舍,明晃晃的会议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说起来,这还是自确定关系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和隔着网线的感觉差了太多了,叶修想,屏幕上的文字哪儿能有面前活生生的人让他紧张成这样。

总归叶修是第一次谈恋爱,拿捏不准周泽楷现在心里是高兴还是不满他没有提前说,整了出这样的“惊喜”。

两个人隔的不远,但周泽楷低着头,叶修看不太清他的表情。就这么不尴不尬的坐了一会儿,叶修咳了一声,叫他:“小周?”

“嗯?”周泽楷抬起头,目光如炬的盯着叶修看。

“去宿舍看看吗?”

“……好。”


集训的宿舍是单人单间。叶修和周泽楷对了号码,发现两人差的不远,按号码排中间估摸是隔一个喻文州的房间。叶修挑挑眉说了句挺方便的。周泽楷欲言又止,还是没问是哪方面比较方便。

不过他很快就要知道是各方面都比较方便了。

周泽楷来的早,行李已经安置好了,于是就跟着叶修去他那间房。叶修家离这儿不太远,没带多少东西,不过照他的的说法是就算忘了啥也可以让他的弟弟送过来。周泽楷听罢有点好奇的问:“你还有弟弟?”

“是啊,双胞胎。叶秋这名字就是他的。当初离家出走早他一步抢了他的行李顺便就用他的证了。”

“这也能顺便。”周泽楷小声吐槽。

宿舍条件挺不错的。此时周泽楷整个人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怀里搂着个抱枕看着叶修忙这忙那。

……其实也没有,就是叶修在单方面纠结这个装了烟雾报警器的房间能不能放他一条生路。

结果是没有。

“唉……”叶修有点烦。

“可以开窗,在窗边抽。”

“麻烦。天儿太热了。你说这地儿怎么就装了这么个玩意儿呢。”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扬起一个小小的微笑。

叶修对着这个在卖萌的联盟第一脸,心跳一下子有点不好。

“我那间的,工作人员说坏了。”

哦,对了。忘了说。

其实宿舍床挺大的。

两个大男人一起睡完全不是问题。

叶修吸了口气。他觉得他们俩这个进展有点让他出乎意料了。特别惊喜的那种出乎意料。

“小周,我没理解错你这个意思吧?”

周泽楷用他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叶修,放开怀里的抱枕起身去吻他。温软的唇贴上来的一瞬间其实叶修是懵的,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

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亲吻,周泽楷有点紧张,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叶修。

小周这是……很高兴?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会错意。

然后他耐心的等着周泽楷下一步动作。

然后……

没有然后了。

周泽楷清爽的味道萦绕在叶修鼻尖,片刻后两人分开。

这就没了?叶修心里装满了WTF。

但是周泽楷舔舔嘴唇,继续用他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叶修。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区别,大概就是那粉红粉红的脸了。

不上不是中国人。叶修在心里暗暗吐槽。

一瞬间他把周泽楷按回沙发里,无视了周泽楷讶然的眼神撩开他的额发在他光洁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叶修低低的在周泽楷耳边叫了声他的名字,声音里有点宠溺有点调笑有点无奈,周泽楷竟然都精准无误的听出来了。然后叶修来势汹汹的开始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热烈的吻。

叶修这方面的水平倒也谈不上多好,只是比纯的好似一碗白开水的周泽楷多了几分情色的意味。周泽楷没有抗拒的念头,所以在叶修的舌尖一遍遍的舔舐他的唇瓣之后他就下意识的微微松开了齿关,叶修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趁虚而入,他触了触周泽楷的舌尖,当是打个“招呼”之后便开始攻城略池。周泽楷起初有一点不太适应,但到底架不住叶修汹涌的攻势和看着眼前人心里就快要溢出来的喜悦与情意,乱了思绪没了分寸。因为几近缺氧而分开之后又不太清醒的依依不舍的凑上去讨吻。两秒钟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然后迅速的把脸埋到旁边的抱枕里拒绝面对叶修。叶修瞥见他通红的耳尖,笑着揉了揉周泽楷的头。

“小周好乖啊。”


后来周泽楷一直不愿意回想自己那天主动吻叶修和吻完之后的样子。然而叶修觉得非常、非常、非常可爱并且好欺负就是了。


但是绝对不能欺负他欺负的太过。


现下叶修握住周泽楷这些年保养的很好的手,唇轻轻的擦过手背。周泽楷也不抽回来,微曲着食指点在叶修下唇上。

“饿吗?”叶修问。

周泽楷点点头。

“想出去吃还是叫外卖?”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道:“外面好热……”

叶修果断在某团上点了外卖。

等外卖的时间闲着也是闲着,周泽楷缓够了打开他的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叶修也陪着蹲在他旁边给他帮忙。

“……都搬到一间里吗?”

“啧啧啧小周你看看你这话怎么说的?这房子你都来了这么多回了我们哪回不是睡一间屋一张床的?客卧叫客卧是给客人睡的你这能算客人吗房产证上的名字可不答应啊。还是终于要正式同居了我们枪王大大怕了?嗯?”

周泽楷也只是顺口一问,他原本担心的不过是都把东西塞在一起会不会太挤,听见叶修这么具有蓝雨某退役话唠风格的回答默默停下了手,看准他因为说话有点干的嘴唇卡着暂停的间隙凑过脑袋轻轻碰了一下。

嗯。安静了。周泽楷很满意。

……一般叶修在占了便宜之后总是会消停一会儿的。这是周泽楷跟他谈了五年恋爱总结出的心得。

果不其然,叶修随后站起身半倚着旁边的桌沿,居高临下的看着周泽楷因为下蹲露出的小截腰身,牛仔裤勾出的臀线,和牛仔裤里的黑色内裤的边沿。

他发现他到现在才好好观察到今天周泽楷穿了什么。一直以来因为联盟的形象需求周泽楷的衣柜里少不了当季大牌潮牌等等的新款,外出走的一直也是刷爆时尚值的路线。但是今天他只穿了一件普通的V领白T,被汗水浸得半透,下身配了条修身显腿长的深色牛仔裤。

这样看起来倒是比实际年龄还小了几岁。

叶修忍不住对自己的男朋友心猿意马,但总归还控制的住。


要说周泽楷总结出这个经验,其实是付出过血的代价的。当然没可能那么夸张,你舍不得我舍不得老叶最舍不得。

那大概是十二赛季某场常规赛之后。轮回客场作战微草,一番酣战之后轮回小胜一筹。一场打下来氛围还算不错。赛后两队私交还不错的几个队员去小聚了会儿,周泽楷被江波涛拉着也在列。

散局回到轮回定的酒店的时候已经深夜了。叶修那段时间在B市忙的焦头烂额,周泽楷是知道的。于是周泽楷很乖的没去打扰叶修,没跟叶修报备这次来B市的行程——虽然算起来两个人之前已经两个月没找的上时间见面了。这自两个人在一起以后还是非常少见的。

周泽楷是不可能不想见叶修的。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体贴一点嘛,不能总是让叶修迁就自己,他那么忙那么累的时候应该好好休息的。况且把自己心里对叶修的渴望压下去一点儿也许没那么难?周泽楷信心满满的这样想。

你看热恋里的人就是这么没脑子。老是自以为是的做点觉得体贴对方的选择。

所以在酒店大堂看见叶修背影的瞬间,周泽楷的心里是很雀跃的,他有千万种思量——但他一瞬间只想抱着叶修好好睡个觉。

但是叶修显然没他那么开心。

周泽楷没有和周围的人瞒着和叶修在一起的事情,江波涛见着是叶修就识趣的拖着轮回一干吃瓜群众跑路。闹哄哄的队友们走了后周泽楷带着叶修一起回房间,一路上两人都没什么交谈。

叶修是有点生气的。

你两个月没见的男朋友到了你在的城市,虽然双方之间车程可能要堵个个把小时,但是这能成为他不向你提出见面的理由吗?

怎么可能。

况且他男朋友还跟一群男人刚约完另一群男人(可能还有妹子)回来。

还显得特别高兴。

想到这里叶修就更不高兴了。

------------------------------------------------

http://weibo.com/p/1001604112518984368776

(是肉渣,微博见,如果链接失效微博 @夏日杅安 )

----------------------------------------------------------------

那之后周泽楷多多少少抓住了一点叶修的弱点。

就是叶修吃不消他的直球。


如果叶修知道周泽楷这么想一定会摇摇头,说哥怕的一直都不是直球,是小周啊。

谁能对自己喜欢的人没点心软呢。


万万没想到。

他失算了。

周泽楷会的。

仅限于叶修禁烟这方面。

当叶修又一次被周泽楷抓到在选手通道等他的时候做出偷偷抽烟这种恶劣行径,他觉得他的危险程度直逼红血BOSS了。

因为这是叶修继第八赛季周泽楷知道他被刘皓和陶轩联手逼出嘉世窝在一个小网吧之后看见的周泽楷表情最难看的一次。

哦当然不是视觉意义上的难看,小周生气的样子也是联盟里最好看的。

这是精神层面的周泽楷情绪非常恶劣的表现。

叶修有点怵,周泽楷这回没收他烟也没收他打火机,只是单纯的皱着眉头盯着他,嘴角绷得紧紧的。看了一会,周泽楷什么都没说,也没跟叶修进行任何肢体接触,扭头走了。

我的天!呸呸呸,我的楷楷啊你别吓我!叶修当然不可能把这些说出来。他跟上周泽楷的步子,试图去牵他的手。

周泽楷甩开了。叶修很受伤,这是周泽楷第一次甩开他的手。虽然周泽楷犹豫了足足十秒钟,可是这也不能改变这个既定结果。

周泽楷生气了。这程度还不是一般的生气。

叶修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

戒烟的事情一向不太爱说话更何况是重复好几次一句话的周泽楷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过,叶修都没有给过一个准确的承诺,几乎每次都是借着其他由头糊弄过去。他心里知道这不是个办法,可是这也身不由己,他同样很想控制自己不去碰烟好好和周泽楷一起多活几年,但十多年的烟龄摆在那里不是看看的。很多时候是脑子还没意识到,身体已经先行动了。这倒是跟他喜欢周泽楷这一点很像。

叶修叹了口气。坐在周泽楷轮回宿舍的床上。

还好,至少小周还没把他关在外面。

但是他很快就涌上了一股危机感:洗完澡的周泽楷拎着两件衣服在往外走。

叶修挡在门前,语气有点儿微妙。

“男朋友就在这儿呢小周去哪儿?”

“江波涛。”

“大晚上人该睡了,咱别打扰他成吗?”

“没睡,刚回我微信。”他拿出手机递给叶修看。

上面躺着刺眼的几条聊天记录。叶修随便扫了一眼,垂死挣扎还想挽留。

“小周……”

“让开。”

“泽楷……”

“让开。”

“楷楷……”

“……让开。”周泽楷别过脸。

唉。叶修又叹了口气。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给周泽楷让开了门。

妥协的原因有一部分是轮回的宿舍虽然是单人单间但是里面的配置有两张床就是了。

周泽楷出门之前回过头看着叶修的背影,思考了两秒自己是不应该做的太狠的——那样就太伤感情了。

毕竟他只是想叶修戒烟,不想闹成分手。

“你……好好想想。我明天回来。”

叶修抬抬手示意自己知道了。关门声想起后,他躺倒倒在周泽楷的床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

你说叶修心里能不苦吗。不能。

能不戒烟吗。不能。


第二天周泽楷一大早蹑手蹑脚的回房间的时候叶修迷迷糊糊的睡着才没多久。周泽楷趴在床边看他的黑眼圈有点心疼。叶修退役之后虽然还是游戏死宅一个倒也比以前知道了重视身体健康,经年累月熬出来的黑眼圈这两年因为规律了不少的作息慢慢有点消下去了。

但是昨晚显然他是没怎么睡的。

周泽楷有点难过,有点犹豫,有点……不,非常纠结。

一方面他真的非常的想叶修戒烟,这样对他自己最好。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戒烟有多难,特别这还是一个有十几年烟龄的老烟枪。

这边周泽楷还没纠结出结果,叶修就先醒了。睡眠质量不太好的他睁开眼看见周泽楷先是愣了一会,然后就蛮不讲理的把人拖到床上搂在怀里。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还是叶修先打破沉默。

他的声音因为没睡醒显得有些沙哑,烟嗓闷闷的说小周我答应你戒烟,但是先别那么急我们得有个过程好不好。

周泽楷心里酸酸胀胀的。

他当然回答好。

然后叶修满足的抱着周泽楷在床上睡到了十一点。

叶修戒烟的事情就这么开始了,后来总体是保持着曲折前进螺旋发展的进程的。据叶修说是这样的,至少他没有再到把周泽楷气的跑到江波涛房间里睡的地步过了。


话虽如此。

可是外卖还是没到。


周泽楷把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其实他的很多东西这里原本就有,比如浴室里成对的洗漱用具,比如鞋架上两双一模一样的拖鞋,比如主卧里并排摆着的两个枕头和只有周泽楷会用的印着五彩斑斓的君莫笑的小抱枕。可这次他拿出了更多东西用来填满这个他们即将共同生活很久的地方。

异地了五年,终于结束了一场漫长的拉锯战。叶修和周泽楷此时都是平静而又喜悦的。

从今天开始他们每个夜晚都可以相拥而眠,每个清晨醒来的第一眼就能看见对方。夏日炎炎的午后他们可以一起窝在房间里吹空调吃冰打游戏,寒冷的冬日清晨他们可以在地暖的陪伴下在床上消磨时光。他们也许会一起去旅行,牵着彼此的手看泰山巍峨高立看湘水婉婉长流看大漠风沙四起。他们也许只会窝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守着静好的岁月,也许还会发生一些日常琐碎的争执,生一会儿无伤大雅的气。但是这些都是他们未来漫长年岁里的小小插曲。

最重要的是此刻空气中弥漫的安宁和经久不息的绵长炽爱,将会恒久伴随着他们的余生。


周泽楷颈后的碎发微长,随着他的动作扫过后颈柔软的肌肤,撩的叶修心念一动。

他唤了一声周泽楷的名字。

周泽楷转身看着他,眼眸载着熟悉的动人光彩。

“我又想亲你了。”

周泽楷抿了抿唇冲他笑,无声的邀请。

叶修慢慢的吻上了他。

唇齿厮磨,温柔缱绻。


愿此间,

佳人成双共携手,

良禽择木对枕眠。


TBC


END


评论(13)
热度(182)

© 夏日杅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