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杅安

叶左only。
其他cp看心情,极度心血来潮。
大写加粗的叶粉。
不太值得关注。

【狗鹿】奈何情深2

*我决定这篇放飞自我,章章都选择无比短小
*好想搞小鹿
*意识流,tips看上一章的最上

狗鹿 奈何情深2

02
小鹿男斗技回来之后有些闷闷不乐。大天狗察觉到了。
他房里的烛火经久未熄,单薄的身影映在窗上,周遭寂静一片。
大天狗坐在小鹿男的屋顶上,犹豫着拿起笛子,最终还是凑到唇边吹奏起来。
笛声轻远,清淡如皎皎圆月,不随尘埃,无牵无挂,乘着夜风流淌在寂静的空气里。
他听见屋里的妖怪叹了口气,然后响起了鹿蹄踩在地上的踢踏声和门打开的声音。夜风撩起小鹿男的长发,他转身凝视着屋顶上的大天狗,道:“原来你还有半夜坐在别人屋顶上吹笛子的雅兴?”他的神色里看不出喜怒,语调平平,一时让大天狗也算不出他的心思。
大天狗收起笛子,起身缓缓扇动翅膀落到地上。
两妖之间的距离不算太远亦不相近,却是相顾无言,大有任沉默蔓延的趋势。小鹿男啧了一声。
“虽然这对您大概并不需要,还是请早些回去休息吧。在我身边呆着对您来说其实并没有意义不是吗。”小鹿男偏了偏头,房门没有关,烛光映在他的脸上,模糊了明暗的界限。
“吾行之事,皆为需行之事。”大天狗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那便,随你。”言罢转身,小鹿男想回到房里关上房门,却受到一股阻力。抬眼只见大天狗的手撑在门板上,以及骤然缩减的距离。他蹙起眉头,抿抿唇看向大天狗,“您还有何贵干?”
“吾只是想,再为你吹奏一曲。”

小鹿男突然笑了起来,唇角微翘,眼眸半弯,里面盛了满满的月色。他的脸庞带着两分稚气,三分冷清,剩余五分皆化为一美字。大天狗说不上来他此时心头是什么样的感受,如果此时是妖狐在这儿,想必能夸上个几个时辰。
而他只能贫乏的觉得,这一笑,真真是好看极了。
“有些可惜,我的鼓不适合与笛子合奏。”小鹿男顿了顿,他直视大天狗,心里暗自想着这位妖连安慰人的方式也如此拙劣,面上却道,“那么您请便吧。”

而后笛声绵绵,缠了半夜。
(对此住在隔壁的酒吞表示一万个不满)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十分平静。阴阳寮里并无什么大事发生,小鹿男渐渐也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日常生活。萤草和山兔几个小姑娘总是围着他嬉闹,即使一开始他有些拘谨,而在相熟之后也从心底里觉得这些姑娘实在是太可爱了。
但除了一件事。
那就是始终在他身旁“阴魂不散”的大天狗。
也并非无时无刻不跟在身边,只是小鹿男往周遭望去,常常能发现那片黑羽。他并不习惯,也并不喜欢有个人总是注视着他的感觉。这很容易让他回想起那些蛰伏在树林里的狩猎者们。
有一种……成为猎物的感觉。
不太妙。
但是大天狗不愿退步的执着着实有些难办。

这天,小鹿男闲来无事,在给萤草敲鼓听。萤草拿着大大的蒲公英,蹲在小鹿男身边,眼睛亮亮的看着小鹿男的脸。
鼓声停了。
“萤草姑娘,为什么要一直看着我的脸呢?”
“因为小鹿实在是太好看啦,而且刚才的样子,好温柔啊。”
小鹿男有些不自然的撇过头,脸上被这直白的话语激出一片绯红。然他转念一想——
“那,那萤草姑娘总是找我玩,也是因为?”
萤草笑着打断了他,“这倒是次要的啦!还是因为小鹿让我觉得十分温柔啊,呆在一起,无论如何都觉得很舒服呢。
“嗯…不过非要说的话,一开始确实也有一些吧。”

这样吗……

小鹿男对萤草微微一笑,轻快的鼓声在庭院里继续响起。

第二天,大家惊讶的发现,小鹿男换回未觉醒时的装扮了。

评论(2)
热度(26)

© 夏日杅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