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杅安

叶左only。
其他cp看心情,极度心血来潮。
大写加粗的叶粉。
不太值得关注。

【狗鹿】奈何情深1

*意识流
*就喜欢瞎搞
*我知道这是冷cp可我义无反顾的爱它
*旁友,吃狗鹿伐?
*第一波短小短小短小外加没存稿

00
日照山林,溪水清明。
小鹿男伏在溪边,静静的望着水里的倒影。
觉醒之后的模样,连他自己都有些生疏了。今天早晨那个叫安倍晴明的阴阳师跌跌撞撞满脸疲惫神色复杂的冲进房里的时候,他还以为平安世界里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未曾想到……竟然是他要觉醒自己。

这个院子里的强力式神有很多。姑获鸟天天为着新来的式神操心升级升星,妖狐换了一条又一条鲤鱼精,卖弄着自己有多能突。酒吞做的最多的就是躺在那棵树下一边喝酒一边望着红叶围着安倍晴明转的身影。无疑最强的大天狗,每天坐在他自己的房里领悟大义。除了外出战斗,极少看见他的身影。且听萤草姑娘说,几乎是在召唤出他的当天安倍晴明就给他进行了觉醒。而当初他召唤出自己的时候,脸上的神色不无失望。
“啊……就不能来个茨木吗啧啧啧。”

被带到结界静修的那段时间里,他甚至以为自己会一直被冷落着。身边的式神或来或往,而他岿然不动,但他只觉得更寒心。他不能不去羡慕那些时常出战的式神,至少他们得到了认可,至少他们被需要着。
唯一让他有些安全感的,只有身体里慢慢充盈起的力量。在觉醒之后,这种力量更加鲜明起来。
可是不够。这些力量与想要侵略他的族群的力量相比,仍是微不足道。父母被人类残忍的猎杀,始终是他心头的一片阴云,消散不去。

几片黑羽悠悠的落在水面泛起涟漪。倒影变得模糊不清。一片黑色的阴影已经彰明来人。小鹿男起身,回眸看着那个站在树下丝毫没有收敛羽翼的男人。
“汝来,有何事?”他疑惑的偏了偏头,银白的发丝微微晃动。
隔着几步之遥,小鹿男听见大天狗清冷的声音说。
“为吾的劫数。”
“吾算出吾命定之劫,在汝。”

01
“你的命定之劫究竟是什么!”小鹿男对着跟在他身后已经五天的大天狗,忍无可忍的质问出声。
路过的妖狐向小鹿男投去一道惊讶的目光:“呀呀——小生可是第一次瞧见小鹿恼怒的模样呢。看这美人生起气来,也别有一番风情呢,您说是吗,大天狗大人?”
小鹿男的脸上闷出一片绯红,他甩上房门,难得对着同僚使起性子来。
“看起来小鹿这可是真的气了呢……大天狗大人,您就不解释解释吗?”妖狐拿着扇子抵在下颌,弯起一双桃花眼饶有兴味的笑了起来。
“不是汝不想解释,”大天狗所有所思,“只是这命定之劫,非吾所能推演。吾现在的力量已趋于巅峰,而这命定之劫就是突破瓶颈的关键。破劫之后,或许……就能达到吾所追求的大义吧。”
妖怪的五感向来敏锐,妖狐知道这番话,十之八九不是对自己说的。他耸耸肩,向着鲤鱼精的房间的方向踱步。
“这下,这院子里总不至于太无聊了呢。
“——这位美丽的小姐啊,你可是我的命定之人!”

天色渐晚。小鹿男没有燃上烛火,身边围绕着的小蝴蝶散发着萤光。他伸出食指,一只小蝴蝶慢慢的停在了他的手指上。
今天是你啊。
小蝴蝶扇了两下翅膀。
他究竟想干什么呢?
小蝴蝶继续扇两下翅膀。
小鹿男苦恼的皱起了眉。
我还想继续变强啊。
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他那种程度呢。

“大天狗!姑姑!萤草!雪女!嗯……小鹿男!到点啦!出去斗鸡啦!”

评论(10)
热度(63)

© 夏日杅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