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杅安

叶左only。
其他cp看心情,极度心血来潮。
大写加粗的叶粉。
不太值得关注。

【星鬼】现实童话

星鬼 现实童话

私设成山
bug一堆别考究
半现实向

01
王琳凯说他从没相信过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生活在一起的童话。
朱星杰还记得那是北京的凌晨三点钟,他面前的废稿堆积成山,手里的笔断断续续的在一张崭新的白纸上留下痕迹。他听着王琳凯躺在沙发上边玩儿游戏边扯皮的时候黏黏糊糊的声音,往后一靠倚在床头点了根万宝路,手指起落间白色的烟雾冲进昏黄的灯光里氤氲了视线。
他眯起眼后出鞘的眉总会因此收敛锐气,此刻他似笑非笑,深夜独享的微哑嗓音里透露着疲惫。
他说,快乐病毒怎么还不相信童话了?
手上忙忙碌碌捡装备收人头的少年突然一顿,回答他:
“快乐病毒创造快乐,不用从虚假的童话里寻找快乐。”
王琳凯剑眉一挑,而后三声枪响,干净利落的狙了远处匍匐的伏地魔。
稀疏的灯影从窗户折进来。
胡乱堆着衣服鞋帽的沙发上,只有一个逐渐复平的凹陷证明有人来过。
他们不太喜欢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朱星杰曾经一度迷恋从那条并不宽阔的缝里窥探北京的夜晚,无论是红灯绿酒还是万籁俱寂,或者是跑车飞驰在街道上轰鸣作响的噪音和自行车铃铛的清脆叮铃,都是这座鲜活又古板的城市里流淌着的血液。他在这里轻触梦想,也在这里蒙上尘埃,只是他自始至终无法抵抗这座城市对他躁动不安的灵魂的号召,尤其是在一个又一个短暂又漫长的夜。
王琳凯比起他来或许要简单直白得多:这座城的夜晚,他看不够。
王琳凯初到北京的时候也是一个夜晚。他在地铁通往马路的楼梯上被意料之外的风吹得抖了三抖——可毕竟还是夏天。他身边行人步履匆忙,没人注意到一个初来乍到的年轻男孩儿观察这座陌生城市时眼睛里过分闪耀的光。

后来王琳凯在另一个夏天,用同样的眼神注视着朱星杰。

年轻人总是精力无限。王琳凯把手机接上充电器以后钻进了朱星杰的被窝里,肩颈全然放松下来的感觉舒服得让他想打个滚。朱星杰问他干嘛不回自己房间睡,王琳凯搪塞没开空调太热不想出汗。朱星杰还来不及吐槽,王琳凯的胸膛和他的背的距离就变成了零。

杰哥,睡吧。王琳凯抱他抱得好紧,鼻尖蹭了蹭朱星杰光裸的脊背。
朱星杰怕痒,更怕王琳凯这种无意识的撩拨。他摸了摸王琳凯散落着的脏辫,收起纸笔电脑,关掉了最后的灯盏,转身拥抱着王琳凯。
黑暗中王琳凯眉底的痣仍能被他轻而易举的捕捉。
他们能感受到对方鼻尖呼出的热气,和一点一点升高的体温。

……哥。
王琳凯轻飘飘的声音变成了棉花糖,粘住了朱星杰的整颗心脏。
空气无可控制地变得燥热。
其实朱星杰也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自己在犯罪,哪怕怀里的这个男孩五月已经成年。
可最终他们抱得好紧,他们吻得热烈。

趁天空还没迎来破晓,趁黎明还未侵占黑夜。
趁他们还没有习惯拉紧窗帘。

02
廊坊三月的雪突如其来。
天地间铺上一层白,看着是干干净净——遮盖无数,暗涌无数。

朱星杰没什么对雪的执念。
空调尽职尽责地工作着,房间恒暖。他开始发现下雪竟也只是因为满天下找衣服时不小心掀起窗帘,一片白茫茫撞进了他的眼。
恰好走廊上响起了兴奋的声音。
“下——雪——啦——”

等了整个冬天,廊坊竟在开春之际迎来这场雪。

小鬼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朱星杰刚从外面回来。
他肩头的雪没有掸干净,细碎的雪花仿佛要把整场大雪带进了小小的房间里,又在温暖的空气里融化成小小的水珠,消失在朱星杰的羽绒服上。
全家带回来的包子依然是温热的。
王琳凯有一口没一口地咬着他的早饭,从朱星杰口中得知雪地里的战况。山城人的耳朵还没回温,耳尖被冻的通红像极了童话故事书插图里的小精灵。他神游着啃完了这顿早饭,回神时朱星杰坐在电脑前倒腾软件的熟悉背影又映入眼帘。

房间里很暖和,御风御寒的羽绒服就显得多余,朱星杰脱下来随手扔在另一把椅子上。王琳凯下床去洗漱时鬼使神差的伸手一碰就摸到了朱星杰的羽绒服。
触手冰凉,又带着些潮湿。

王琳凯想,这也许就是廊坊的冬天吧。

评论(1)
热度(15)

© 夏日杅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