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杅安

叶左only。
其他cp看心情,极度心血来潮。
大写加粗的叶粉。
不太值得关注。

【叶周】Narrow(一)

叶周 Narrow(一)
*预警
*热衷狗血
*炮友(qingren)设定
*连载的更新十分飘渺,写一步算一步


零下的天气泛着江南浸人的湿冷,刺骨的温度里呵气成霜。
江波涛擦掉车窗玻璃上起的一层蒙蒙雾气,偏头打量了一会儿坐在副座上的周泽楷。他皱起眉,关切的问周泽楷:“小周,你还行吗?”
周泽楷点点头,随即又打了个喷嚏。密闭的车厢里打着空调,温度已然不低,他此时身上却依旧裹着厚实的羽绒服,红的不太正常的脸被驼色围巾遮去大半。他前几天接了个冰天雪地里的拍摄,服装走的是单薄轻透的风格。即使片场的保暖措施已经算得上面面俱到,可拍摄结束之后他还是不幸遭了感冒。
不太巧的是恰好今天又有个平面广告的拍摄,时间安排没什么转寰的余地,周泽楷只得抱病上阵。
“吃过药了,可以的。”他的鼻音仍有些重,语气里却满是不可驳辩。
江波涛见他态度坚决,公司的安排临时协调起来也着实困难,他无奈的把暖气开到最大,说:“那你先再睡一会儿,我车开的慢一点,时间还来得及。今天这个广告的摄影师听说是新请来的,早些年名气大,国际上拿了两个奖之后就突然没什么动静了,今年突然重新出现……我也没什么了解,呆会儿可能少不了又是一顿折腾……”
周泽楷昏昏沉沉的靠在舒适的椅背上,耳畔逐渐朦胧。

“小周……”一个男人目光灼灼的凝视着他,低低的唤着他的名字。他们靠的很近,男人抱着他,两具躯体间几乎没什么距离,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
可他感受不到那男人身上的丝毫温度。
冷,好冷。
但心口又好烫。
世界的画面被盖上了一层灰白的滤镜,连带着那个梦中人的声音也变得模糊起来。周泽楷凝神,想努力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但他们又仿佛隔了万水千山,他所做的只是徒劳。

路况尚可,但在江波涛刻意控制车速的情况下也耗费了不少时间。江波涛在公司里还有一堆事情处理,不便多留,只叫周泽楷撑不住了一定要联系他。周泽楷蒙着脸点点头,站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儿,像是在目送江波涛的车远去。
周泽楷一到影棚就急急忙忙被拉着做妆造,他的脑子里还有些迷糊,这七七八八一通准备下来折腾得他够呛。等到终于进入拍摄环节了,周泽楷却在灯阵前骤然停住了脚步。
一个男人背对着他坐在一只白色的高腿圆凳上。他微弓着背,一脚搭在凳子的横杆上,另一条腿舒展的伸长了。他的手约摸是在摆弄相机的,白棚里林立的灯阵不时闪着耀眼的灯光。
这原本没有任何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周泽楷认出了这是背影。
他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下意识的举措就是迈不开脚步停在原地。
无法控制——心跳骤然加速,有什么东西从心口炸开,酸酸涩涩弥漫到他的整具躯壳。
那人好像察觉了什么,转过身来,也仅仅是侧面对着周泽楷。他朝周泽楷笑笑,说了平平无奇的一句话:
“小周?来了。”
然后在周泽楷心里掀起了万丈波涛。
他徒劳的张张嘴,想说些什么,身后的助理却半推着他往前走。拍摄为重,周泽楷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沉默的点点头,只是在经过那人时小声的叫了一句:“叶前辈……”
叶修短暂的一晃神。
两人短暂的交流没能在繁重的工作中继续。

叶修翻着相机里的照片,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周泽楷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接过助理递来的热水,心里有几分惴惴。他知道自己今天的状态着实算不上好,昏沉的意识和骤然见到这人的冲击一下让他无法彻底放开。而此时预计的时间约摸过半,进度却令人忧心。
——周泽楷鲜有的感到了焦虑。
“周哥,叶哥说想和您单独聊聊。”场务从叶修那边传话过来。
周泽楷下意识往叶修那边看了看,有些失落的发现那人的注意力并未在自己身上。他犹豫了一会儿,示意助理先行离开。

叶修带着周泽楷去了一个简易的休息室,里头没什么章法的摆着几只凳子,一个塞满东西的储物柜,和一张放着烟灰缸的桌子。
叶修站着,他也不便坐下,最初的几秒钟冷场之后打破安静的是叶修——也只能是叶修。
“你的水平不止这样的,”叶修看着周泽楷被粉底遮盖却仍透着些红的脸,“病了?”
“嗯。”
“吃过药了吗?”
“嗯。”
“严重吗?”
周泽楷略微迟疑了几秒,摇头。
叶修抬起手把手背盖在周泽楷额头上,这个动作让周泽楷下意识绷紧了身体,不自然的后退了些许。叶修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反应,收回手叹了口气。
“小周,别这么敏感。”
周泽楷没那么多矫情,他只是不知道此时此刻他要用什么表情、什么心态来面对眼前的这个人。
半年没见的炮友?昔日师长?还是当下的摄影师与模特的合作关系?
前两个之中随便揪一个出来,就够令他头疼的了。
何况是还要再套上一层合作者的皮囊?
太复杂了。
他病中的大脑不愿意去深究这其中的门道。
“是不是也有一点,我是说,一点点,因为我?”
“……如果我说没有,你不会相信。”周泽楷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可是他的表情被叶修完完整整的看在了眼里。
“小周,”叶修又叹了口气,“也许你该承认,你并不那么想否认。我明白——这种情况下的重逢绝对不是理想的状况,这半年销声匿迹得不负责任。我得道歉……”
“对我,没必要。”周泽楷打断他。眼神里透出的固执像藏了只公牛。
叶修的眉眼却骤然温柔下来,他细细看着周泽楷现在的样子,精致的脸上无可避免的盖上了一层脂粉,显得五官更为立体。稍长的头发被全数抓在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西装熨帖,上衣稍短的款式更衬出他一双好腿。
真是无可挑剔的外形。
只是他一直不肯正视叶修,目光游弋,又因为生病泛着一层浅浅的水光。
叶修心想这样总归是多了几分生气,和过去一段时间他在屏幕上看见的周泽楷相比,鲜活了不少。
但老练如叶修,却也苦手于他和周泽楷当下不三不四的境地——
他是罪魁祸首,自当认栽。
这或许要从五年前说起。

评论(2)
热度(62)

© 夏日杅安 | Powered by LOFTER